重庆鄱阳湖华艺代孕网有限公司
您的位置:主页 > 代孕案例 >
当前位置
代孕生子——你是我生的,却从不认识我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longxingzz.com  发布日期:2019-06-18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《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》显示,我国不孕不育发生率约占育龄夫妇的15%~20%,其中,女方原因占50%,男方原因占30%,男女双方原因占10%,未查出病因者约为10%。随着医疗科技的发展,药物治疗、试管婴儿给不少家庭带来希望,但治疗失败的仍高达66%。群体庞大的焦虑和需求催生第三方牟利机构。近几年,地下代孕公司异军突起,这个流水线般生产代孕婴儿的机构被国家明令禁止,然而,高额的利润,也让不少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甘愿入局,其势头依旧无往不利。

  第一次见到倩倩的时候,我怎么也没把眼前的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和代孕妈妈联系在一起。

  她化着精致的淡妆,衣物整洁考究,有着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的冷静,叙述自己故事的过程中云淡风轻,省略了情绪起伏,仿佛与自己无关,我这个局外人,反而不知不觉地被她带入到情境中经历了一番。

  作为一个记着,我对代孕这个新生的社会现象提起了兴趣。在我的理解中,代孕,就是借腹生子的交易,其背后自然带有买当卖方的双向利益驱动。所谓一手交钱,一手交人。我想近距离接触这些代孕群体,于是,我通过网络,向潜伏在社会背面的代孕女孩发出了故事募集的邀请。

  响应者寥寥,除去几个故意捏造事实骗取新闻线索费用的,倩倩就这样纳入最后的敲定目标中。

  我是要通过倩倩这则真人真事,管窥现今游走在法律政策和人伦天理边缘的代孕现象,更想通过她的心路历程,抽取代孕背后的一丝心酸和无奈。

  ⒈离家

  倩倩家是真穷。

  摇摇欲坠的土瓦房里,一家四口挤在70平米的空间里,走路都硌着人,睡觉翻不了身,吃喝拉撒毫无秩序,锅碗瓢盆和黑黢黢的床铺紧挨着,窗户上糊着破旧的报纸,像龇牙咧嘴的口腔,四处透着风和灰尘。

  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,二十四节气在他们看来只有生计,和诗意无关。

  父母早就嫌弃她是个女孩,把她随意放养了几年后,妈妈咬咬牙又怀了孕赌一把,终于如愿以偿生了弟弟,被计生罚的倾家荡产也甘心。

  从此,倩倩在这个家更没有地位了。温饱问题,都得让着弟弟在先。她因为营养不良,瘦的骨头都支出来,脸色蜡黄,头发像离披的衰草,黄而薄脆。弟弟也恃宠而骄,时常背地里给父亲告状,诬陷她不让着他,这个莽汉经常不分青红皂白,劈头就扇倩倩几个耳光,打的她脑袋一会儿偏左一会偏右,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  初中时候,老师布置了篇作文,叫《我爱我家》。她写的字字含泪,看得语文老师心疼,送给她几个苹果,倩倩没有舍得吃,带回家藏了起来,到底还是被弟弟发现,她一口没尝到,难过了很久。

  从那以后,倩倩一点点早熟起来,她知道,为了生存,必须忍辱负重才有希望。

代孕生子——你是我生的,却从不认识我

  她上课努力听讲,笔记本上写的密密麻麻,问题多的老师都答不上来。家里吵,为了能安静学习,她回家干完家务就端着板凳出去做作业,天光收回的时候,她就借领居家门口的灯光继续学习。

  上完高中,倩倩以不错的成绩考上了省城一所师范院校。但父母说什么也不肯让她继续念书了。父亲看完录取通知书后,拿起抄起扁担就打过去吼道,女孩子家,上什么大学,不晓得找份工作赚钱养家?你弟弟以后还怎么指望你?她捂着脸,火辣辣疼也不管。她不哭,跪了整整一天无声抗议,终于,表情凝重的父亲佝偻着身子踱来踱去,吐出一口廉价的烟圈,闺女,生活费我们是拿不出来的,只有靠你自己!

  内心的倔强反而如春风野草燎原,她暗暗发誓,我要离开这里,未来,一定要有出息!

  她将衣食住行节缩到极致,捡废品,给工厂打零工,给工地搬砖抬水泥,磨得满手满脚的泡,她不管,用针挑破,继续做工,硬是把破损的皮肤磨成厚厚的茧子,终于给自己赚足了生活费。

  ⒉学校

  学校真是伊甸园,她尝到了自由的味道。

  香樟树夹道的柏油马路经纬纵横,教学楼鳞次栉比,在雨林一样的大树中半遮脸面,新生们的朝气热腾腾的,好像拔节的麦苗。在这里,一切都是新的,是希望的黎明,光明的前奏。

  班里的女生打扮的花枝招展,只有倩倩土里土气,一些虚荣的女生背地里嚼舌头,说她乡巴佬,倩倩只有闷头学习,赚足了奖学金去堵她们的嘴。拿到奖学金后,倩倩给家里寄出大部分,剩下的,给自己买了护肤品和新衣服,曾经的黄毛丫头,开始褪去灰头土脸的茧子,以美丽的姿态振振欲飞。

代孕生子——你是我生的,却从不认识我

  尽管出身不好,但多年的苦难和历练,倩倩禀性倔强,早已把心磨成铜墙铁壁,因为鹤立鸡群,又无端招徕一些嫉妒和谣诼,这些,她都不管,别人忙着谈恋爱、泡网吧的时候,她照例独自泡图书馆,啃四六级和高等数学,钻研喜爱的古典文学,闲暇时当家教给自己挣生活费和学费。

  也陆陆续续往家里寄钱,家人再不好,到底血缘是雷打不动的,给他们钱是惦记,更是情分。女儿出息了,又懂得报恩,父母脸上多少有些光,收到了钱也不忘到左邻右舍走一圈夸上几句,咱闺女到底还还是知好歹!

  倩倩是典型的凤凰女,谁也不靠,野草一样旺盛生长,她按照自己的规划步步为营,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。

  ⒊恋爱

  遇到郑重的时候,倩倩猝不及防,这个男孩先斩后奏,迎面就表白,心眼就那么实。

  这个郑重不是什么纨绔子弟,家境优渥,长得也对得起观众,一口白牙笑起来就见阳光,喜欢倩倩不过是因为图书馆里总是碰头,然后落座到前后位,久而久之就被她努力的劲头吸引。

  倩倩接受了这个挑不出什么毛病的男孩子。两个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郑重知道她家境不好,总是抢着付钱,又不伤她自尊,说,你要不让我花钱我就拿去买游戏装备了,不如让我来!吃饭的时候又把自己碗里的肉块夹给她,巧言说,我减肥,你吃!倩倩看着他瘦高的身板哭笑不得。她不白白领受他的关心,便又暗地里加了几份家教,默默攒钱给他买礼物。

  对于郑重的这份郑重的感情,倩倩也投入了所有的认真,他们对未来是有计划,有希冀的,要共同努力在省城谋生、扎根,顺理成章结婚,奋斗个五六年,条件攒够了还可以向更高处发展。他们不是姑且玩玩,毕业了就分手的游戏,倩倩也放心地把手交给他,一点一点奔向属于他们的梦想。

  他们的事最终被郑重的父母知道,那个彪悍的女人来到学校私下里找到倩倩,开诚布公地说,我家郑重,毕业以后是要出国深造的,请你不要耽误他的前程!倩倩不卑不亢地说,阿姨,我和郑重说好了以后要留在省城一起奋斗的,我们的感情不是儿戏。女人抱着胳膊冷笑一声,你的家庭情况我都知道了,门不当户不对,你会拖他后腿的知不知道?

  倩倩如五雷轰顶,是的,她那个家,70平米的鸽子笼,夏天的时候,四个人横七竖八地挤在一起,你的胳膊压着我的腿,头一偏就枕到别人的脚,汗止个不住。冬天里冷的牙齿乱战,外面冻雨淅零零地下,破窗户纸忒楞楞地呜咽,早熟的她扳着指头熬,然而,闷而荒的年岁,一眼望不到头……

  那个家里,她还有不太开明的父母,还有等着她赚钱盖楼娶媳妇的弟弟,她从贫穷的灰堆里挣脱出来,却始终改写不了灰头土脸的出身。她不敢想象她和郑重的爱情,会因为沾了这些灰,一点点抹杀本来的面目。

  她最终还是向郑重提出了分手,把和未来有关的一点熹微的光亮亲手掐灭。郑重得到的理由只是简单的“不爱了”三个字,他不知道,背后的隐情,以及,做出这个决定的过程中扯着血肉一样的疼痛。郑重几次三番挽回,她不理,却在每个疲惫的夜晚强迫自己用理性慢慢消磨掉心底的爱,直到郑重彻底地在她的世界中断了音讯。

  ⒋决定

  倩倩还在默默消解自己的心事的时候,又一重打击袭来。

  父亲得了肺癌,手术治疗费用保守就要20万以上,这个数字足以击垮这个摇摇欲坠的家。代孕母亲只知道在电话里哭,倩倩,你爸死了我怎么办,这个家怎么办?

  倩倩自己偷偷落泪,却在别人面前强装冷静,她总是对代孕母亲说,妈,会有办法的!

  怎么办呢,这个家一年种地的收入不吃不喝的情况下也就一万元,家里几乎没有存款。不偷不抢,怎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拿到20万?甚至更多?

  失眠了几个晚上,倩倩从网上找资料的间隙得知,现在有一种代孕的地下组织,代孕费用高达数十万元不等,如果自己提供卵子,且生下男孩的话,费用更高。这,似乎是倩倩唯一的选择。

代孕生子——你是我生的,却从不认识我

  她最终鼓起勇气拨通了某代孕机构的电话,并按照对方提供的地址上门接受体检,既然这本身就是一场交易,那么她就需要主动把自己当成商品,供雇主和第三方挑选,这是最基本的觉悟。

  体检是在一个不起眼的旧居民楼里进行的,工作人员为了隐蔽身份,身穿白大褂,戴着蓝色的口罩,全程目无表情,像正规医院那样例行公事地测血压、抽血、B超,一套流程走下来,报告结果显示一切正常,倩倩松了口气。

  一个主管模样的中年女人告诉她,有一对浙商夫妇因为年纪大了不能生育,现在急着要生个男孩,如果倩倩在提供卵子的情况下通过代孕能生个男孩,那么最少能拿到的代孕费20万,如果怀的是女孩,则要通过手术“做”掉。

  这是一单大生意,成功了,也就意味着风雨飘摇的家有救了,诱人的代孕费背后也充满风险。倩倩急需用钱,她没有别的选择,唯有冒险一试。

  中介说,雇主已经了解到她的学历、样貌情况,对她的硬件和软件都表示满意,得知她家庭情况困难急需用钱,他们同意在人工授精合成后预先支付10万。

  合同上写的很清楚:代孕期间,必须断绝和外部的联系,每天只能看一小时的电视,不得告诉家人代孕的情况,不得中途改变主意……若违背则一分钱拿不到。也就是说,倩倩必须一条路走到底,没有回头路。

  她没有犹豫,迅速浏览一遍后签了名。

  ⒌冒险

  倩倩办妥了休学手续,接下来,就是把自己推入代孕生产线流程中。

  先是促排卵,她要一天打一次催卵针,共打八天。接着是取卵手术,一根管子从阴道进入直达卵巢,将成熟的卵子取出。取出后立即冷冻,与客户提供的精子成功“合体”后,再次通过手术将胚胎植入倩倩体内。

  经历几番身体痛苦后,倩倩被转移至另一处居民楼,由一位保姆照料和看管,开始了静养和孕育生命的阶段。

  她在保姆的监督下,将10万元预付款寄给了家里,这是庄稼人的及时雨,一笔十万火急的救命钱,父亲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。

  倩倩呢,她开始恶心,呕吐,一颗小种子在她的肚子里生根发芽,急于宣告自己的存在。倩倩有时候会忘记自己是中间宿主的身份,母性随之而来,她会温情脉脉地摸摸自己日渐隆起的肚子,给代孕宝宝听音乐,和代孕宝宝说话,四个月的时候,她有了胎动,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不可思议,那么柔弱的小手小脚不安分地踢一踢自己的小房子,要和妈妈隔空喊话一样。

  5个月的时候,倩倩去做了B超,工作人员说,是个男孩。也就意味着,她运气不错,还能拿到那20万。但她没有听进去,只顾看着屏幕上肚子里孩子的侧影,他手舞足蹈的样子让人爱怜。

  倩倩也是生怕孩子营养不够,不顾身材日益臃肿,保姆烧的饭菜,她总是吃到撑,一点也不浪费。偶尔,也下楼走动走动,坐在小区的花园里发一会儿呆。天上的流云来的快,去得快,一点踪迹也不留。她想着,孩子也即将出生,和她离别的日子也日益近了,她悲哀地想,自己和孩子不过是流云与飞鸟,以后各不相干了。

  6.离别

  十月怀胎,等的就是分娩这一天。

  离别的日子到底还是近了。倩倩先是见红,然后阵痛了两天,疼痛明显且频繁,开一指的时候才被送到待产室。又熬了八个小时,腹内如绞肉机一般,她痛的眼泪直流。

  她没有丈夫,会在产房外焦急又欣喜等待新生命,她终究只是个生育机器罢了。

  终于,她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,八斤二两。小家伙紧闭着眼睛,哭声响彻产房。接生员说,指标一切正常,孩子很健康。

  孩子在她怀里吃奶的时候,一对中年夫妇闻讯赶来,他们,就是她的雇主。那个女人把红包塞到倩倩床头说,这里面是13万元的支票,我们多付了3万,你好好补补身子。这是尾款,更是辛苦费,谢谢你,替我们完成了心愿。

  倩倩别过脸去,眼泪止不住的流,孩子这时候仿佛感应到什么,也哇哇哭闹起来。中年女人有些尴尬,说了句,我来哄哄孩子吧。接着把孩子抱了出去,和中年男人在另外一间客厅逗孩子玩。

  工作人员走过来劝她说,这对夫妇出手很大方,多付了钱,你也该好好谢谢人家!不要舍不得孩子,当初签合同都是你情我愿,后悔不得的,孩子以后会得到很好的生活条件和教育资源,你也就放心吧。

  是的,就算这孩子有她一半的血脉,和她牵扯着骨连着肉,可是,仍然只是一笔交易,是她甘愿出卖他。

  倩倩在月子里又是拼命吃,用足足的奶水把孩子喂得饱饱的,看着代孕宝宝满足的睡脸,她又忍不住暗暗撒下几串眼泪。

  出月子后,工作人员把孩子抱走说,他们已经开豪车来接代孕宝宝了,从此以后,你要知道你们再无干系!

  倩倩对代孕宝宝又是亲又是摸,最后仍然乖乖地交付出去,再见了,我的孩子。我们从此别过,你要健康快乐成长,就像你的亲生妈妈,从来都不是我一样!

  那天的雨淅淅濛濛的,倩倩收拾好东西在等出租车的时候,也不打伞,淋的头发贴着脸皮。这一场代孕的经历,在她生命里,等于就是一场记忆里的雨。雨停了,她的生活还是要照旧进行。

  后记

  后来,父亲的病逐渐好转,弟弟也开始懂事起来。倩倩也继续了自己的学业。毕业后,她留在省城当了一名中学教师,工作之余也替学生补习,当家教,渐渐有了些存款,开始在城市扎稳脚跟。

  身边也不乏追求者,她还在观望和犹疑。她还没有准备好,怎样坦然面对未来的婚姻和家庭。

  偶尔,她会用指尖触摸自己肚皮上那抹不去的妊娠线,线的这头连着自己,那头连着她下落不明的孩子,只有它还时不时武汉代孕提醒她,那段骨肉相连的日子……

代孕妈妈